七四三:莫须有!血魔君喷血!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2:59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又要打战了吗?”尹姬的声音充满了哀怨。

    “是啊。”兰陵道。

    尹姬道:“不是说能够安静几天,晚上听我弹琴的吗?”

    兰陵道:“对罗刹王的傻逼程度估计不足,又节外生枝了。”

    “那你回来要补偿我,让全家人听我弹琴。”尹姬道。

    兰陵大手直接在她裙下一抓道:“听你叫床都可以。”

    “下流……”尹姬嗔道,美眸却水汪汪的,春意盎然。

    ……

    黑夜中,兰陵的大军浩浩荡荡北上,直接开赴血魔旗的首府,血魔城!

    沙言公主问道:“夫君,我们这招有效吗?”

    “当然。”兰陵道。

    沙言公主道:“如果不行呢?”

    “那我就灭掉蓝魔旗。”兰陵道。

    沙言公主道:“那如果还是不行呢?”

    “那我就灭掉红魔旗……”兰陵道:“你千万不要再说不行了,因为十三魔旗,快要被我灭掉一半了。”

    沙言公主道:“如果父王震怒,派遣大军来剿灭你呢。”

    “他会吗?”兰陵问道。

    沙言公主一愕,如今罗刹族边境线有八百万魔族联盟大军,其中罗刹族就有二百万。

    如今地刹族防线大战爆发,罗刹族防线的魔族联盟主力起码有一半会去支援地刹族防线。那么就剩下四百万大军,勉强可以抵挡天刹王的五六百万大军。

    而罗刹王要来剿灭兰陵,至少要出动二百万大军,那么罗刹族防线就剩下区区二百万军队了。

    到那个时候,整个罗刹族防线就如同一个不设防的处女,天刹王就算是柳下惠,也会大军南下,破掉罗刹族防线的。

    所以,罗刹王注定不能调动大军来剿灭兰陵,那怎么办?

    当然是五大尊者,出动天文数字的武道军团来攻打炎魔旗,但那样一来,太子就没有人禁锢。

    太子虽然一直没有发作,乖乖地被软禁在太子府里面。

    但是如果将太子当作善男信女的话,那谁就是傻逼了。不管是罗刹王,还是幽冥王子都深深地知道,太子的凶残一点都不亚于兰陵。

    而且,他手头掌握的力量,也非常的惊人,只是之前他没有发作而已,他相信一旦大战爆发,父亲罗刹王会履行赌约,会愿赌服输。

    但是现在罗刹王毁约了,那还期待太子会引颈待刎,坐以待毙?别太天真了。

    所有高层人都要清楚一件事情,太子和兰陵一样的狡诈,一样的智慧,一样的凶残,一样的杀人不眨眼,否则两人怎么会如此的情投意合,狼狈为奸,臭味相投,沆瀣一气。

    现在的局面是,罗刹王手中只有一个锅盖,但是却要盖住两口锅,一口太子,一口兰陵。

    这毫无疑问是不可能的。

    当然,罗刹王也可以当成鸵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任由兰陵在罗刹族内纵横杀戮。

    但那样的话,血魔旗灭了,蓝魔旗灭了,红魔旗灭了,灵魔旗灭了……

    最终,整个十三魔旗全部都被灭了,罗刹王还剩下什么?

    至于兰陵大逆不道,竟敢私自出兵灭掉这些魔旗?

    兰陵说,这些魔旗主勾结外敌,勾结天刹王。

    罗刹王说,荒谬,荒天下之大谬,你可有证据?

    然后,兰陵出示证据,勾结天刹王的密信,每一个都是各个魔旗之主的亲笔字迹,还有他们妻子小妾作证。

    巧合的是,竟然和太子勾结天刹王的罪证一模一样诶。

    这下,就从一场小闹剧,演变成一场滔天的大闹剧。

    政治是有潜规则的,兰陵哪怕再疯狂也遵守这条潜规则。

    比如,孤涂世子要杀他,要给他戴绿帽,要强抢兰陵的妻子。

    兰陵表示忍无可忍,公开宣战,然后再灭了天魔旗,而不能无缘无故地开战。

    而且,灭了天魔旗后,他就偃旗息鼓了,没有再起祸端。

    然而,罗刹王颠倒黑白,试图栽赃太子勾结外敌,这就打破了底线。

    既然你罗刹王打破底线,那也别怪我兰陵打破底线,来而不往非礼也。

    所以,兰陵说他的计划一定会有效,也是这个道理。

    小罗刹王说,兰陵一定知道怎么做,也是这个道理。

    很大程度上,这已经是明棋,是死棋。

    别人不敢这么做,但兰陵是疯子,又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足足想了好一会儿,沙言终于想明白了里面的因果关系,然后道:“夫君,这场斗争,我们必胜无疑了?”

    “对,必胜无疑!”兰陵道:“你父王越无耻,越死撑,我们的收获越大。”

    沙言公主道:“如果,这场斗争恶化到极点,会出现什么结果?”

    兰陵想了一会儿,道:“玉石俱焚。”

    顿时,沙言公主一阵寒颤道:“不要……”

    兰陵道:“放心吧,你父王没有那个勇气的,他要有这个勇气,也不至于落入今日的局面了。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

    沙言公主仰慕地望着兰陵道:“夫君,想你和太子王兄这样聪明的人,还有吗?”

    “有,怎么会没有?”兰陵道。

    “我不信,还有谁?”沙言问道。

    “天刹王,帝涅公主,魔陀帝国的娜血公主,魔陀大帝,卮妍女王,炎帝主,姜上国王,四大秘洲之主,神龙圣殿高层……”兰陵兴致勃勃道:“天下英雄辈出,厉害人物很多很多的,正是如此,这个游戏才特别的有意思。”

    接着,兰陵道:“对了,还有你的那位幽冥王兄,之前小看他了,很厉害的。”

    ……

    血魔城!

    距离兰陵大军穿过血魔旗领地已经过去十几天了,但是血魔君依旧充满了仇恨和愤怒。

    真是莫大的耻辱啊。

    作为罗刹族领域排名第三,也有可能是第四的魔旗领地,竟然被别人的军队自由进出。这种耻辱程度,不亚于他的妻子被别的男人自由地进出身体。

    他要报复,疯狂地报复兰陵。

    当然,又不能被兰陵知道,免得引起那条疯狗更疯狂的报复。

    想了很久很久,他也没有想到一个既不让兰陵知道,又足够残忍的报复。

    不过,今天他终于想出来了。

    准确说,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是有人找上门来了,为他提供报复兰陵的办法和武器。

    一旦报复成功,可以让炎魔旗死亡百万,甚至亡族灭种。

    这是什么武器?

    仅仅只是三管血而已,名叫厉鬼瘟血!

    然而,就这三管血却可以杀死无数人。

    那个人当着血魔君的面做过实验,一个无比健壮的蛮族人,仅仅嗅了一下这厉鬼疫瘟血,片刻之后就开始呕血,不到半个小时就直接暴亡,全身腐烂,而且他自己也成为瘟疫的传染源,另外一个蛮族人触碰了一下他的身体,两个小时后也拼命呕血暴亡。

    这个实验让血魔君遍体生寒,赶紧一把大火将两个瘟疫试验品烧成灰烬。

    那个神秘的来者,让血魔君派人将这三管厉鬼瘟血投入到炎魔城的水库之中。

    为了炎魔城的供水,兰陵在上游的一条大江中开辟了一条支流,并且用巨石建造了一个超级大坝,构建了一个大水库,以供应整个炎魔城的用水。

    一旦炎魔城的人喝下了这种水,就会感染可怕的瘟疫。

    而且这种瘟疫是会传染的,而炎魔城是如此的人多混杂,相信一个月内,整个炎魔城都会感染这种可怕的瘟疫,会死伤无数人。

    血魔君担心这种瘟疫会不会蔓延到自己的领地上来,对方说这三观厉鬼瘟血只能杀死四十几万人,之后就会失去功效。因为这种瘟疫剧毒进入体内之后会不断发生衰变,到了第四,第五代传染者,就已经失去杀伤力了。

    所以,最乐观的估计,也只能杀死四十几万人。

    但是,杀死炎魔旗四十几万人,已经足够报复兰陵了。

    血魔君问,既然这么轻而易举就可以报复兰陵,为何你们自己不去做,要让我来做?

    对方说,他的主人知道血魔君恨兰陵入骨,所以愿意给个机会让你报复兰陵,就当作是缔结友谊。

    血魔君秒懂了,对方想要和他结盟,但是又要掌握他的把柄。让血魔君去炎魔城水源投毒制造瘟疫,杀死兰陵几十万人,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血魔君一个投名状。

    当然,血魔君可以拒绝,因为这群人很危险。

    但是……他真的想要报复兰陵,想要一雪前耻。

    整整犹豫了三天,血魔君妥协了,尽管他知道很危险,但他实在忍不住报复兰陵的冲动。

    他接下了这三管厉鬼瘟血。

    他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最最信赖的亲弟弟,血勿长老。

    “记住,把这三管血投入炎魔城上游的水库之后,立刻转身离开,不要看,不要有任何的停留。”血魔君道。

    “是,兄长。”血勿长老冷道:“我等待这一天也很久了,我等着炎魔城变成地狱,尸横遍野,臭水横流。”

    “去吧。”血魔君道:“遇到任何巡逻者,杀之!不留任何活口,不要让任何人见到你!”

    血勿道:“是兄长,兰陵的半人马军队很强大。但是能够挡得住我的,相信还没有几个,包括兰陵贱狗自己,也不是我的对手。”

    说罢,血勿长老骑着一只鬼鳐,全身笼罩在黑斗篷内,怀揣着三管可怕的厉鬼瘟血,朝着南边炎魔城的方向飞去。

    ……

    血魔城距离炎魔城两千一百里。

    兰陵率领的大军,除了半人马就是死亡武士团,鬼鳐军团,坐骑中最差的也是龙鹰,连狮鹫兽都没有。

    所以,仅仅不到三个时辰,兰陵的大军就已经兵临城下。

    这次没有任何人提前报信,因为路上遇到的所有血魔旗的空中巡逻飞骑全部被兰陵下令杀了。

    血魔城没有天魔城那么大,但是比黑魔城更大,毕竟是罗刹族排名第三第四的魔旗领地。

    整个血魔城的城墙周长八十里左右,城墙高十六米,同样有十几米的护城河。

    这座城市的人口在四十万左右,守军十五万,但是因为上一次兰陵率军大军自由进出血魔旗领地,这大大刺激了血魔君,所以又召集了十五万大军进驻血魔城,如今这座巨大的城市内,已经足足有三十万守军。

    此时,城墙上依旧有五万军队,时时刻刻瞪大眼睛,警惕着一切。

    忽然,已经士兵感觉到地面上有些颤抖,不由得微微抬头一看。

    只见到从南边的黑幕中,仿佛涌现了无数的黑暗潮水。

    这名士兵不由得瞪大眼睛,然后他见到这无边无际的潮水由远而近,整个大地都开始剧烈的轰鸣。

    而且莫名其妙地,头顶的上空仿佛有一阵飓风吹过。

    瞬间,他不由得毛骨悚然,拼命地敲响了钟声:“敌袭,敌袭……”

    ……

    后半夜血魔君睡得有些不安稳,应该不久之前他仿佛和魔鬼进行交易了,而且派遣自己的弟弟去给兰陵炎魔城投毒。

    当时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越想不由得越后怕,万一兰陵发现了会怎样?

    以兰陵睚眦必报的性格,一定会风格地报复的。

    不过现在后悔也晚了,既然做了就只能走到底。而且,他做梦都想报复兰陵。

    他不由得开始幻想着炎魔城中了瘟疫,死伤无数的悲惨模样,兰陵一定会暴怒得吐血,却根本找不到幕后黑手。

    一想到兰陵痛不欲生的模样,血魔君心中就无比的过瘾。

    听说兰陵有一个几岁的女儿,还有一个不到一岁的儿子。

    这两个孩子这么小,肯定抵挡不住瘟疫,一定会惨死。

    幻想着兰陵眼睁睁看着儿子和女儿死去却无能为力的痛苦,血魔君就没有任何害怕了,只觉得无比的过瘾。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刺耳的钟声响起。

    “敌袭,敌袭……”

    顿时,他猛地惊醒。

    敌袭?会是谁啊?

    血魔君不由得猛地冲了出来,骑上一只鬼鳐飞骑,飞到城墙之上。

    他的修为很高,虽然是黑夜,但是他仍旧看得清清楚楚,外面密密麻麻的是兰陵的半人马军团。

    顿时,他浑身遍体冰寒。

    再见到自己派出去的亲弟弟血勿长老,已经被兰陵擒住了,生死未卜。

    血魔君顿时魂飞魄散……

    事情东窗事发了,兰陵打上门来了。

    不过他很快又清醒过来,此时距离自己拍血勿去投毒才一个都时辰,他连炎魔城的水库都没有到,所以肯定不是投毒被抓,是半途被截的。

    这意味着,兰陵几个时辰前就率领大军入侵血魔城了,和他派血勿去投毒无关。

    想到这里,血魔君顿时理直气壮,勃然大怒道:“炎魔君兰陵,你无缘无故率领大军入侵我血魔旗领地,打算做什么?你这是造反,你这是叛变,背叛罗刹族,背叛魔族联盟,该当何罪?!”

    兰陵大声道:“血魔君勾引外敌,私下勾结天刹王,背叛罗刹族,背叛魔族联盟,罪大恶极。我炎魔旗替天行道,率领大军前来讨伐之!”

    血魔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勾结外敌,勾结天刹王?谁啊?我?

    这,这他娘的是搞笑的吗?

    且不说我根本没有勾结天刹王,就算我勾结了,哪里轮得到你兰陵出兵讨伐,你兰陵是谁啊,一个步入主流的魔旗之主而已,罗刹王眼中的乱臣贼子而已。

    此时,血魔君心中真的有日了狗的感觉。

    这就仿佛日本发生了民变,安倍派警察镇压。朝鲜鑫胖派兵去讨伐,理由是日本违反了民主自由,安倍心中绝对像是一万头奔过。

    顿时,血魔君忍无可忍道:“兰陵,你不要血口喷人,说我和天刹王勾结,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这东西吗?”兰陵道:“我觉得你勾结天刹王,背叛罗刹族,就不需要证据。或许你还没有勾结天刹王,但是我觉得你心中想要勾结天刹王,这就叫作莫须有!”

    顿时间,血魔君再也忍不住了,一口老血狂喷而出,大喊道:“兰陵,我操你娘!”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最近有事出门了,这一章在网吧写完的。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