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四八:悲惨魔坎!罗刹王噩耗!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3:01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幽冥王子真的从来没有失态过,他仿佛是永远沉着冷静的。

    卑冷世子用玉碟郡主陷害兰陵失败,反而丢掉了自己的性命,幽冥王子没有失态。

    兰陵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奇迹,将天魔家族亡族灭种,魔坎长老直接惊得吐血,幽冥王子依旧冰冷如山,没有任何失态。

    兰陵将厄运洞府所有武者,还有一千名顶级武者全部消灭的时候,幽冥王子依旧没有失态。

    甚至在刚才,得知兰陵灭了血魔家族和蓝魔家族,幽冥王子还是没有失态。

    他仿佛似乎永远冷静睿智。

    然而,在看到这些伪造血魔君,蓝魔君勾结天刹王的密信时,幽冥王子竟然喷出一股血箭,直接昏厥了过去。

    魔坎长老大惊,拿过所谓的密信细看。

    第一时间内,他也发现了兰陵的手段和他们陷害太子的手段一模一样,都是伪造出毫无破绽的通敌密信。

    毫无疑问,事情大了,有了天大的麻烦,天大的尴尬。

    罗刹王用所谓的通敌密信和梦陀萝供述来陷害太子,本来就不能服众,是非常勉强且无耻地害死太子,不管是罗刹族子民,甚至魔族联盟子民都很难信服。

    但毕竟幽冥王子制造的证据太充分了,而且基本上没有破绽,加上魔族子民脑子都不是很敏锐聪慧,所以很难反驳所谓太子勾结天刹王的罪证。

    一旦罗刹太子真的被杀了,那可能就是被杀了。尽管会失去很多人心,也会很多人心中暗疑。但绝大部分人无能为力,不会引起暴动。

    而这个厉害的手段,现在被兰陵提前用了,提前用这种方式揭发了。

    如此一来,罗刹王陷害太子的尴尬和荒谬感,瞬间放大了十倍,百倍。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兰陵是在陷害血魔君和蓝魔君。因为就算这两位魔旗之主勾结天刹王,也不会轮到兰陵去讨伐。

    同样的手段,既然兰陵能陷害血魔君和蓝魔君,那为何不是罗刹王陷害太子呢?

    幽冥王子强迫自己立刻醒过来,因为最最可怕,最最危险的时刻到来了。

    魔坎长老道:“殿下,兰陵这个奸诈狡猾的贼子,将我们的手段提前用了。尽管这样会让我们陷害太子的手段更加暴露于天下,但是……那又能如何?就算罗刹族子民不满又能如何?难道他们还敢造反吗?我们只是露出丑态,失去了民心而已,依旧可以杀掉太子,民心在魔族领域有算得了什么?”

    幽冥王子叹息道:“伯父,你……你没看明白。兰陵这一招使出来,是无解的……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一招里面是何等之歹毒?”

    魔坎长老脸色一愿闻其详……”

    幽冥王子道:“我们伪造了太子勾结天刹王的密信,还有梦陀萝的口供。兰陵伪造了血魔君,蓝魔君勾结天刹王的密信,还有他们妻子的口供。这些密信和口供都毫无破绽,如果太子的通敌密信是真的,那血魔君和蓝魔君的通敌密信,就也是真的了,兰陵灭掉这两个家族有错无罪。”

    魔坎长老道:“那又如何?就让血魔君和蓝魔君跟着太子一起陪葬好了,就把勾结天刹王的罪名栽在他们的头上。而且还能把这二人说成似乎太子的同谋。”

    魔坎长老阴狠无比,蓝魔君是他的女婿,但是说起栽赃蓝魔君的时候,他没有丝毫停顿。

    但是,他说到一半,忽然面色剧变,尖叫道:“好狠毒的兰陵啊,这是一条毒蛇,这是一条恶狼啊!”

    很显然,他也明白了!

    幽冥王子痛苦道:“没错,血魔君和蓝魔君已经被除掉了,也就无所谓了。但是可怕的是,兰陵接下来还可以随意制造红魔君,灵魔君,厄魔君等等私通天刹王的罪证,同样是毫无破绽。只要太子勾结天刹王的证据是真的,那这些人勾结天刹王的证据也会变成真的,因为是一模一样的东西。这样兰陵就可以去灭掉红魔君,灭掉灵魔君,灭掉厄魔君……”

    魔坎长老明白了,罗刹王虽然有很大的意志废掉太子。但如果代价大到完全无法承受呢?

    两个魔旗被灭的话,罗刹王可以承受,那三个,五个,甚至七个呢?

    为了废掉太子,难道罗刹族领域一半的领地,全部被兰陵屠戮?

    这个代价,就算罗刹王是个疯子,也无法承受。

    魔坎长老需要几分钟,才能想通这一点。

    而幽冥王子一秒钟,就想通了这一点,所以直接喷血昏厥。

    因为他努力了那么久,距离成功只有半步之遥,眼看着明日太子就必死无疑了。

    然而……一百步走完了九十九步,最后一步却前功尽弃了。

    这是何等的不甘?何等的痛苦?所以幽冥王子才会直接喷血。

    魔坎长老道:“那,那罗刹王直接下旨给五大尊者,集结最强大的武道军团,去灭掉兰陵的炎魔旗,这样兰陵就无法兴风作浪了。”

    幽冥王子道:“五大尊者走了,谁来镇压太子?太子的势力难道就只是太子府内被我们囚禁的那些人吗?太子本寄希望于父王愿赌服输,所以才被软禁在太子府而没有反抗。结果父王无耻地翻脸了,你还寄希望于太子乖乖呆在太子府内等着父王来杀吗?父王能做初一,太子就能做十五。”

    魔坎长老惊默不语。

    幽冥王子道:“父王现在只有一个锅盖,却要盖住兰陵和太子这两口锅?怎么可能?一旦五大尊者离开太子府,率领强大的武者军团去灭兰陵。太子就如同蛟龙入海,他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来杀你我。第二个,去兰陵的炎魔旗,两股势力合二为一。”

    幽冥王子叹息道:“兰陵走出的是一步死棋,无解的!”

    魔坎长老道:“真的就完全无解吗?”

    幽冥王子道:“无解,父王要么向兰陵妥协,要么二者玉石俱焚。”

    何为玉石俱焚?

    那就是罗刹王抛开罗刹族防线不管,集结所有武力去灭掉兰陵。

    一旦如此,罗刹族防线就如同不设防的处子,天刹王会放过这个机会吗?南边罗刹王和兰陵爆发罗刹族最大的内战,打得你死我活。北边天刹王势如破竹,最后轻而易举灭掉罗刹族。

    至高无上的罗刹王,要么妥协,要么玉石俱焚,完全没有第三条路,这个局面完全无解。

    魔坎长老道:“要不然,请一名尊者去刺杀兰陵,取他性命?”

    幽冥王子道:“我不知道兰陵手头上掌握何等秘密武力?但是,他灭掉了厄运洞府及其援军,灭掉了血魔城,尤其是蓝魔城,武道力量是何等的强大,都被兰陵轻而易举灭了。你觉得,他是随随便便能够杀掉了的吗?”

    魔坎长老默然。

    幽冥王子叹息道:“兰陵就是一个疯子,还如此的智计无双。难怪他和太子珠联璧合,狼狈为奸,两个人都是百年不出的妖孽天才啊,天才啊……”

    接着,幽冥王子拿出了一份口供,面色大惊。

    毫无疑问,这是魔坎之女卑呤郡主的。

    “知道你女儿无耻,但无耻到这个地步,还是远远超过我的想象。”幽冥王子递了过去,道:“你会身败名裂,在整个魔族领域都没有立足之地的,你会成为罗刹城永远的耻辱和笑柄。”

    魔坎长老被幽冥王子说得心惊肉跳,不由得接过来一看。

    这一看不要紧,他顿时气血上涌,头痛欲裂,头昏目眩。

    这个供状是他女儿卑呤郡主亲笔写的,上面洋洋洒洒几千字写着,魔坎如何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强占了她,然后又蹂躏他十几年,将两人的丑陋之情写得无比详细。

    关键是……他从来都没有碰过女儿卑呤郡主一根手指头。

    甚至一直以来魔坎都还算是洁身自好的,并且以此为荣。就算外面的私生子,为了名声也不敢领回家。

    因为他扮演的是罗刹族道德长者的角色。

    而卑呤郡主这份供状一出,他魔坎跳进大海也洗不清了,真正的身败名裂,千夫所指,在罗刹族没有立足之地了。

    “贱人,贱人……”

    “兰陵,你好狠毒,不得好死……”

    一阵气血翻涌,魔坎长老眼前一黑,直接倒地,人事不省!

    幽冥王子望着昏厥在地上的魔坎长老,也没有理会,直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满脸苦涩饮下道:“兰陵,你厉害,你真是厉害啊!活生生将我逼上绝路,也将我父王逼上绝路。我现在真是非常期待,我那位父王得知这个晴天霹雳后,会是何等反应了?”

    ……

    北边罗刹族防线行宫!

    罗刹王刚刚去做了一件有史以来最最丑陋的事情,比他当时醉酒玷污黑纱还要丑陋。

    他刚刚去和地剎王做了一件无比肮脏的交易。

    陷害太子,他可以瞒住其他魔王,却不能瞒地剎王。

    因为,他需要和地剎王的帮助,去毒杀太子派去地剎族防线的远征军。

    地剎族防线这两天的战斗打得太惨了,太子派去的远征军成为了中流砥柱,才使得整个防线没有崩溃。

    所以想要栽赃太子勾结天刹王,就一定要除掉太子派去支援的这支远征军。否则谁会相信啊?

    太子派去的军队又和天刹王大军打生打死,立下汗马功劳,你却说罗刹太子勾结天刹王,背叛魔族联盟?这可能吗?完全自相矛盾啊,

    所以,这支远征军必须全部毒死,然后将战败的责任全部推到这支远征军头上,污蔑他们战场反水,才导致于地剎族败得这么惨。

    这样做,对地剎王,对罗刹王都有好处。

    所以地剎王震惊之后,点头答应了。

    罗刹王还记得他告别时候,地剎王的目光,无比的厌恶,又无比的阴冷。

    从今以后,他和地剎王二人共荣共辱了,因为双方进行了最肮脏的交易,知道对方最要命的把柄。尽管互相无比的厌恶,却要成为绝对的盟友。

    现在,杀太子最后一道障碍也去了。

    明日,太子不但要死,还会永久地被钉在魔族联盟的耻辱柱上了。

    “唐人,我让二十万妖族联军和几万狼人军团为你陪葬,也算是对得起你了。”罗刹王狞笑道:“当然,他等着天亮的到来,等待着魔族联盟大会的到来,等着敲响太子的丧钟。”

    而就在这个时候,罗刹王的心腹兼师弟怀心骑着一只鬼鳐,用最快的速度飞进罗刹行宫,手里提着两颗人头,还有几封密信。

    走进大殿之门的时候,应君见到他手上的两颗人头,顿时面色大变,然后低声道:“陛下睡着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来。”

    对应君来说,明日就要诛杀太子,不能有任何差池,要将一切意外变故扼杀在萌芽之中,所以绝对不能让怀心见到罗刹王。

    怀心恭敬道:“王妃,我有十万火急的事情禀报殿下,等不到天亮。”

    应君道:“不行,任何事情也不得打扰陛下。”

    接着,应君直接就要下令,将罗刹王的师弟怀心驱逐。

    不得不说,应君是非常敏锐的。

    但是,罗刹王听到了响动,直接道:“是怀心吗?上来吧!”

    ……

    片刻后,师弟怀心出现在罗刹王的面前。

    “你不在军营里面呆着,来找我什么事情?”罗刹王难得的和颜悦色道,他这个师弟是少有的憨厚之人,几乎没有任何心机,和他呆在一起没有任何压力。

    怀心跪下叩首道:“炎魔君兰陵派人找到我,送来了两份礼物。说血魔君,蓝魔君勾结天刹王,证据确凿,他已经率军灭之,并送来这二人的头颅,还有他们勾结天刹王的密信和口供!”

    说罢,怀心将袋子一倒,滚出两颗血淋淋的人头。

    正是血魔君和蓝魔君。

    他飞快拿过怀心手中的所谓密信和口供。

    完全是血魔君和蓝魔君的笔迹,能量气息也丝毫不差。

    顿时间!

    罗刹王耳内一阵轰鸣,眼前一阵头昏目眩!

    “兰陵,我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