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命运之喉,最后一场大考!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8:23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简宁真的不敢赌,索伦敢豁出去,他不敢。

    在他看来,索伦是一条不值钱的烂命,但是他还前程如锦,他不敢赌。

    于是,他的手就高举在那里,不敢朝索伦劈下,但又不能放下。

    “唉……”索伦叹息一声,然后走到床前,轻轻抚摸她绝美的面孔。

    妮雅导师何其善良,何其无辜?就因为他索伦的关系,她差点就性命不保。如此美丽的生命,在有些人眼中就如同草芥一般。

    索伦道“你也利用完她了,不管你们给她喂了什么毒药,赶紧救活她吧。”

    简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死死等着索伦。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走了。”索伦道,然后他就这样推开门,走了出去。

    而后面的简宁,浑身颤抖着,咬牙出血,几乎好几次忍不住冲上来将索伦废掉,但终究没敢那么做。

    就这样,索伦完好无损,离开了后院。而此时,他的后背已经彻底汗湿了。

    走到院子的时候,索伦抬头看了看天,深深呼吸一口气。

    其实这次来简庸侯爵府,他真的没有绝对把握可以全身而退,简宁如果性格在热血一些的话,他真的就死定了。

    不过,他终究没有猜错,简宁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畜生,一个对权势无比狂热的畜生。

    如此一来,权势之心就成为了他的绝对软肋,那么就很容易被拿捏住了。

    ……

    走在简庸侯爵府的花园,索伦忽然觉得周围好清静,刚才熙熙攘攘的人影都不见了。

    仿佛,整个花园瞬间就空了一般。

    紧接着,他闻到了一股迷人的幽香,然后是一阵银铃一般的笑声。

    这声音真的很清脆动人,仿佛冬日山涧冰凌断裂的声音一般,听到这声音后,仿佛内心的烦恼都会释去。

    紧接着下一秒钟,他的眼睛就被一双柔软如玉的小手捂住了。

    “猜猜我是谁?”一个娇嫩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仿佛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

    一具柔软的娇躯此时正贴在他的背后,是一个女孩子,她个子不高,为了捂住索伦的眼睛,甚至不得不将自己的身躯挂在他身上。

    但是,她的动作很快,如同风一般。

    “小姐,你认错人了。”索伦道。

    “哎呀……”背后那个女孩子娇呼一声,仿佛往前看了一眼索伦的脸,然后羞道“对不起啊,我认错了。”

    然后,她松开了兰陵的眼睛,如同小鸟一般飞走了。

    索伦飞快转过头,就只看到她消失在墙角的曼妙背影,她的动作太快了。隐约穿着黄色的裙子,身形非常娇小,大约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但是武功却很高。

    从头到尾,索伦都没有见到她的面孔,就只听到她的声音,闻到她身上的香味。

    她是简宁的妹妹?简庸侯爵有一个那么小的女儿吗?

    ……

    走出了简庸侯爵府,索伦真正长长松了一口气,但是却发现夜惊羽不见了。

    “您进入之后,夜大人就用最快速度去请卮亭公爵了。”一名家族武士道。

    此时,不远处传来马蹄声,夜惊羽飞快狂奔,手里拿着一块黄金令牌,是卮亭公爵的。

    见到索伦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夜惊羽眼圈一红,几乎要喜极而泣。

    然后她飞快冲到索伦面前道“卮亭公爵又被国王下了禁足令,不得外出一步。不过他让人给我送来了这块令牌。”

    这是卮亭公爵的贴身令牌,他有心救索伦,但是没有用的,简庸侯爵府不会理会他的。

    卮亭公爵受宠跋扈,没有多少人敢惹。但是,他的命令也未必有多少人愿意遵从,尤其是高等贵族。

    “走吧,回家吧。”索伦道“现在安生了,等待明日考试便是。”

    ……

    当日晚上,卮宁依旧在水池边上,一边看书一边喂鱼,而简宁则跪在帘子外面。

    “索伦真的去了?”卮宁问道。

    “去了。”简宁道。

    顿时,卮宁美眸闪过一丝复杂的目光,尽管这个陷阱算是她设下的,希望索伦能够踩进去。

    但是,索伦明知道是陷阱,依旧不顾危险地踩进去,这让她心绪一颤。

    “你为何不动手?”卮宁道“你打断他的手脚,再合理不过,因为他给你戴了绿帽子。”

    简宁道“臣下来请罪,便也是为了这件事情。”

    “说。”卮宁道。

    简宁道“索伦他作了一幅画,非常非常的逼真。那……那画像上的人是臣和卮离王子殿下,画面非常污浊不堪。索伦威胁我,一旦我打断他的手脚,他就会将这幅画完全公开出去。”

    这话一出,卮宁一愕。她替索伦想过很多自救的法子,但是这法子真的没有想过,还真是简单粗暴啊。

    简宁道“臣下的名声当然不值一提,但是这关系到卮离殿下的声誉。哪怕有一点点玷污,臣也万死莫辞,如果影响到卮离殿下的储位,那就算臣粉身碎骨,也无法赎罪万一。”

    卮宁想到索伦那神乎其技的画技,然后脑子里面幻想他画卮离和简宁的那种污浊画面,顿时娇躯猛地一阵寒颤。

    这个混蛋,还真是卑鄙邪恶啊。

    “你做得对,那就这样吧。”卮宁道。

    简宁叩首下去道“至于明日的箭术科考试,请郡主放心,我这就去找父亲商议,做好万千之准备,一定确保让索伦一败涂地,万无一失。”

    卮宁郡主淡淡道“不用了,已经万无一失了。”

    简宁一愕,然后叩头下去道“是。”

    “你可以走了。”卮宁冷淡应道,然后重新翻开书继续看,表示简宁可以离去了。

    “还有一件事情,请郡主殿下示下。”简宁道“关于妮雅,她是该活,还是该死?”

    这话一出,卮宁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跪在外面的男人。

    妮雅毕竟是他妻子,既然陷阱被索伦破解了,那妮雅当然就不用死了。没有想到,简宁还问这样的问题。

    这个世界上的人真奇怪,有的男人为了一个不太相关的女人,可以冒着生命危险。

    而有的男人,为了媚上,却不惜献上自己的妻子,甚至杀死自己的妻子。

    “滚!”卮宁郡主冷道。

    “是!”简宁叩头,然后九十度弯腰后退着离去,一直到卮宁郡主看不到的地方,才敢转过身直起腰离去。

    卮宁望着水池里面的鱼儿,这已经不知道换了第几波了,她养的鱼都很难活过一个月。

    “对不起索伦,你不要怪我,因为你挡住了我们的路,所以你注定只能毁灭一途。”

    明日的箭术考试,索伦已经注定万劫不复了。

    不会有任何任何意外,就算太阳西出,也不可能有任何意外。

    ……

    次日,王城学院最后一天的大考就要开始了。

    武道科目的考试,是所有考试中最最重要的,也是压轴之大试。

    而对于索伦来说,今日的考试,将决定他的命运,决定索氏的命运。

    他和卮宁之间的赌局,今日也会见分晓了。

    早晨七天左右,索伦的生物钟按时让他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朝窗外望去。

    他喜欢开着窗户睡觉,因为窗户外面就是一片美人蕉,开得非常灿烂。此时,清晨朝露打在美人蕉火红的花瓣上,肯定美得让人惊艳。

    然而……

    睁开双眼后,索伦看到的依旧只是一片模糊的黑暗。

    他,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

    心脏猛地一颤,他伸出双手,放在眼前。

    真的看不见,就隐约只有一个非常朦胧黑暗的影子。

    而此时,索伦想起在简庸侯爵府那银铃一般的笑声,还有谜一般的香味。

    那双小手,捂在自己的眼睛上,片刻之后,她就如同鸟儿一般消失了。

    从头到尾,索伦都没有见到她的面孔。

    而这个黄色的娇小女子,才是卮宁真正的杀手锏,直接将索伦的眼睛弄黑。

    连看都看不见,还怎么射箭?还怎么通过大考?

    难怪卮宁说,今日一定会真正的万无一失!

    索伦痛苦地闭上眼睛,跌坐在床上,问道“妖星,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妖星一颤,然后猛地涌出一股能量,进入索伦的眼睛。

    “有一股非常强大的黑暗力量,直接封闭了您的视觉神经。所以您的眼睛看起来一点事情都没有,却什么都看不见。”妖星道。

    “我会彻底瞎掉吗?”索伦问道。

    妖星道“如果没有我的存在,您一定会瞎掉。但是这股黑暗能量太强大了,我要花很长时间,一丝一毫将它抽走而不会伤害到您的神经。”

    “要多久?”索伦问道。

    “至少五天。”妖星道“因为这是这一种邪恶的黑暗负能量,是不可吞噬的,只能一点点排挤出去。”

    五天?而箭术课的大考,今日就要进行了。这场考试将决定索伦的命运,也将决定索氏的命运。

    “有任何任何办法,可以在今天之内,让我的眼睛恢复光明吗?”索伦问道。

    妖星道“没有可能,因为这是一股非常强大的黑暗负能量,直接渗透到神经内部。如果没有我的存在,您就彻底瞎了,无可挽回。”

    卮宁的狠毒,真是远超他的想象之外。竟然是这样直接了当弄瞎他的眼睛。

    而且,他的眼睛看起来完好无损,索伦说自己看不见,谁也不会相信。

    前几日,索伦弹奏了《命运》,那这是一种宿命吗?

    贝多芬耳聋了之后,创造了惊世之作《命运》。而自己,却要在几乎瞎眼的情形下,将手中的箭射中决定命运的目标吗?

    “妖星,我眼睛看不见了,今日的箭术射击,我们能行吗?”索伦问道。

    妖星沉默了片刻,道“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试试看。我非常喜欢您说过的那句话,掐住命运的喉咙,今日就让我们试试看!”

    ……

    注兄弟们,拜求推荐票,拜求支持,拜托了!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