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一:情意浓!迎娶帝涅!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3:58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卮宁姐!”对于卮宁母子的到来,最最高兴的莫过于尹姬了,这又是一位故人。

    尽管当时在神龙学院中两个人的关系算不上好,但毕竟同窗了近十年。

    “小尹……”卮宁对于兰尹出现在这里非常之意外,而且她可是知道索伦炸死过她的父母了。

    兰尹见到卮宁的表情后,也知道她在想什么,就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搂着卮玉左看右看。

    非常难得,沙言公主,狄娜,阿狸也都在这里。

    兰索宝宝如今快要三岁了,正牵着姐姐的手,怯怯地看着卮玉。

    不知不觉间,小丫头也七岁多了,是一个小姑娘了。

    “妈妈,姨姨,我带妹妹弟弟出去玩好不好?”卮玉道。

    他太高兴了,在魔女国王城,他虽然有两个表姐姐,但是那两个姐姐都十四岁了,不喜欢带着他玩,而且经常合伙欺负他,现在终于有比他更小的弟弟妹妹了。

    “去吧……”狄娜温柔道。

    她望向卮玉的目光也和兰索一样,就如同一个母亲的温柔目光,没有丝毫障碍。

    因为某些程度上,卮玉和夫君兰陵太像了。反而兰索宝宝,虽然有着超级高的血脉天赋,而且天生就长着翅膀,但是一点都不跋扈,非常的斯文柔和。

    “姨姨,不要让兰索跟着去,卮玉会欺负丫丫和兰索的。”方青濯的大女儿又来拆台道:“你别看卮玉现在装着很乖,他可坏了。”

    “才不是,我坏也是对你们坏,你们又不是我爸爸的孩子。”卮玉非常臭屁道:“以后你们都要嫁给我,现在让着你们一些,等长大了就知道我的厉害。”

    这话一出,卮宁立刻又要炸毛开揍了。

    方青濯的大女儿道:“我们才看不上你这样的小屁孩!”

    狄娜温柔笑道:“兰索,丫丫,跟着哥哥出去玩。卮玉,要小心照顾保护妹妹和弟弟哦!”

    “我会的,姨姨!”卮玉用力地握了握拳头。

    然后,留下一屋子里面在说话。

    卮玉带着小丫丫和兰索出来了,离开大人的视线后,卮玉立刻神气霸道下令道:“兰索,叫哥哥!”

    他肯定要立一个下马威的,确定自己在三个孩子中的老大位置。

    小丫丫哼的一声,扭头不理。

    不到三岁的兰索宝宝却乖乖甜甜地喊了一声:“哥哥!”

    这一声哥哥喊得卮玉非常高兴,立刻牵着兰索去他的房间,显摆他的宝贝,并且非常大方的表示,不管丫丫和兰索看中了哪一样,他都会送。

    于是,三个小屁孩玩的不亦乐乎。

    ……

    翼族太子勇敢,忠诚,谦虚,非常之英俊,而且充满了艺术家的气息。

    之前几年虽然因为颓废,所以武功有些荒废了,但自从大战开启之后,他又再次捡起了武道修炼,如今距离他父亲翼族之王的修为已经差得不远了。所以对于翼族来说,他几乎是完美的王位继承者。

    但是这个人永远都是忧郁的,就算笑的时候,也仿佛拥有弥漫着一股忧愁。

    兰陵知道他背后的故事,因为翼族的分裂使得他和未婚妻有缘无份。二人抛下所有私奔,去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生活,渡过了一段幸福甜蜜的时光,而且还有了爱情的结晶,妻子怀了他的孩子。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妻子分娩的那一夜,翼族之王和北伪翼王找到了二人,将这对恩爱夫妻活生生拆散,将她们生下的孩子也被活活烧……

    任何深情的男人遇到这种重挫,几乎都会毁掉的。

    翼族太子也是如此,他其实已经生无可恋了,只不过他需要履行自己的责任。但是他依旧是颓废忧郁的,这让翼族之王非常之难受,甚至后悔当年自己的举动。

    傍晚时分,兰陵召见翼族太子。

    “翼族太子凌羿,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翼族太子叩首。

    兰陵看着书桌上的一幅画,这是卮宁画的,画的是一个翼族的美人。

    当时阿史离人带着方青濯,卮宁和三个孩子北上逃亡,被神龙圣殿的飞行者追到,阿史离人战斗过程中,体内的冰寒能量反噬,彻底被冰封。

    卮宁,方青濯和三个孩子陷入绝境,无人能救。

    但是这个绝色美丽的飞行者首领蝶舞却放过了她们,她不忍心对当时只有两岁的卮玉动手,也不忍心杀死一个孩子的母亲,因为她自己也有一个孩子,不知生死的孩子。她觉得如果她放过卮玉,那么上天或许会怜惜她,也会出现一个人挽救她的宝宝。

    尽管那样的话,会给这个飞行者首领蝶舞带来灭顶之灾。

    所以,卮宁母子,方青濯魔女,甚至阿史离人能够活着,全部拜这个蝶舞所赐。

    进入南部蛮荒之后,卮宁一遍又一遍地画蝶舞的画像,用的就是索伦的素描写真术,足足画了几十遍后,真的就如同照片一般,把蝶舞重现在画纸之上。

    不仅如此,她还让卮玉,让方青濯的两个女儿认画像上的蝶舞为干妈。

    和兰陵重逢之后,卮宁就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了兰陵。当时兰陵真的很震惊,也感觉到一股温暖。

    这真的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善报。

    当时他发现小丫丫的时候,她只有三岁不到,保护她的两个翼族男女都死了,她被几头狼包围着。

    当时的兰陵刚刚复活,真的是万念俱灰,内心只充满了仇恨,并不是很有善意要去救这个小丫头。但是转念一想,他挽救了这个小丫头,或许上苍会怜悯他,让另外一个人救他的孩子。

    没有想到真是一种因果循环,在那两年多之前,小丫丫的母亲挽救了他的儿子卮玉。

    “你来看一下这个画像!”兰陵道。

    翼族太子起身,走过去一看。

    顿时……他身体猛地一震,僵硬在那里一动不动。

    然后,止不住的泪水狂涌而出,拼命地大口喘息道:“陛下……您,您见过她吗?”

    兰陵道:“她叫蝶舞,是神龙圣殿妖星阁飞行者首领,她曾经救下了我的妻子,我的儿子,还有阿史离人。她没有履行神龙圣殿的职责,将她们放掉了。尽管她不知道,但她是我儿子的干妈。”

    翼族太子抱着这个画像,泣不成声。

    “真的是因果循环,善善相报!”兰陵叹息道:“卮玉,把妹妹带进来!”

    卮玉一手牵着小丫头,一手牵着兰索宝宝走了进来。

    兰陵上前,将小丫头抱了起来,用自己的鼻子去挤她的鼻子。

    “咯咯咯咯……”小丫头发出清脆的笑声。

    那么心神俱震的翼族太子也忍不住被小丫丫的笑声吸引,朝她望了过来。

    只看一眼,他的眼睛猛地大亮,仿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涌上无限的狂喜和激动。

    因为眼前这个小女孩和妻子蝶舞,实在是太像了,尤其额头的一道黄金火焰魔纹。

    不仅和妻子蝶舞像,还和他翼族太子非常相像,这个小女孩不但有着妈妈的精致,也有爸爸的英气。

    翼族太子朝兰陵望来询问的一眼。

    兰陵点了点头道:“你父亲并没有真的烧死一个孩子,或许只是一只猫,或者一个木偶而已。他派出了翼族的一对夫妻带着你的女儿远走高飞,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生活。但是这对男女受到了袭击已经死了,留下小丫头孤零零一个人被狼群包围。而当时的我刚刚复活,刚刚踏上南部蛮荒,发现了这个精灵一般的小丫头。”

    小丫头早就知道,自己不是兰陵亲生的。但是她并不在意,因为妈妈那么疼她,爷爷更疼她,她不缺乏爱。

    “喊爸爸……”兰陵道。

    小丫丫看了翼族太子一眼,感觉到怪怪的。

    这个男人望向自己目光太温暖了,太充满爱意了,以至于让小丫头又心软又不自然。

    “爹爹……”小丫头喊了一声,然后稍稍不自然地扭过头去。

    翼族太子说不出话来,只是朝着小丫头伸出手。

    小丫丫犹豫一会儿,上前搂住了他的脖子。

    翼族太子用力却又温柔地抱着她,低声而又压抑地哭泣着,贪婪地嗅着女儿身上的味道。

    这一刻,他早就死寂的心顿时活了过来,他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

    兰陵牵着卮玉的手,悄悄地走了出去,而卮玉有牵着兰索宝宝的手。

    “爸爸,丫丫是蝶舞妈妈的女儿吗?”卮玉问道。

    他从小就被卮宁指着画像上的蝶舞叫干娘,后来改叫蝶舞妈妈,因为卮宁觉得蝶舞同样给了卮玉第二次生命。

    “是啊!”兰陵把两个孩子抱在腿上。

    卮玉问道:“那蝶舞妈妈呢?”

    “在北边,等着我们带着小丫丫和她团聚。”兰陵道。

    卮玉想了一会儿道:“我决定了,我不娶两个姐姐了,我长大后要娶丫丫。”

    兰陵无语,问道:“那你之前为何又说要娶两个姐姐?”

    卮玉道:“我在魔女城就只有这两个姐姐啊,没得选。来到这里的家后,我发现发现丫丫比两个姐姐可爱多了。”

    兰陵笑道:“魔女国有那么多漂亮的小姐姐,你怎么会没得选?”

    卮玉道:“魔女国的女人都是爸爸的,我是孝顺儿子,怎么可以更爸爸抢?”

    呃……说得好有道理,以至于兰陵无言以对。只不过你这么想,你妈妈不会揍你吗?

    兰陵和童言无忌的卮玉进行着温馨的交流,而兰索宝宝只负责瞪大眼睛竖着耳朵听,并不插嘴,偶尔甜甜一笑。

    兰陵明白了,他是负责卖萌的!

    ……

    帝涅来到炎魔帝国后,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整军。

    魔女国武士,翼族武士都非常之强大。但是和死亡武士团,黄金武士团不一样。

    死亡武士团,黄金武士团任何时候都是整编成为独立完整的军队,而魔女国武士和翼族武士则需要分散编入炎魔帝国各支精锐军队之中。

    因为每一个魔女国武士,每一个翼族武士都是宝贵的种子,全部都编在一起太浪费了。

    帝涅公主丝毫没有任何避嫌,进入炎魔帝国之后,直接就对炎魔帝国军队大动干戈。

    目前对炎魔帝国精锐军队的整编,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

    兰陵走进她的办公室后,她正在伏案工作,全力进行整编事宜。

    她坐得非常笔直,完全没有刻意地拧腰之类,但是那腰臀的曲线,简直是上天画出来的弧线一般,充满艺术的气息同时,又充满了性感。

    兰陵上前,搂住她的蛮腰。

    帝涅继续工作,却温柔靠入兰陵的怀中,轻轻地磨蹭。

    兰陵俯下身,在帝涅的小嘴上吻了下去。

    帝涅停下笔,吐出小香舌头和兰陵迷人深吻。

    “我欠你一个婚礼,一个巨大的婚礼,一个只有你一个人的婚礼。”兰陵道。

    “嗯……”帝涅从鼻子里面发出的声音,非常的娇憨。

    “明天我们就办这个婚礼,迎娶你为我的妻子,唯一的正妻,好吗?”兰陵问道。

    帝涅一怔,绝世无双的面孔陷入了一种呆萌的状态。

    “好啊……”帝涅道:“只不过我听到这段话,仿佛勾起了某种久远的回忆,仔细想又想不起来了。”

    “那就不要想了。”兰陵又吻了下去。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谢谢大家啊!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