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零:兰陵杀娜血!刺心!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4:09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注:本章的信息和真相很重要!

    ……

    娜血没有闭眼,而是站在哪里看着兰陵,等待着他的动手。

    兰陵在空间囚牢的能量壁上来了一个门,魔女王走了进来,接着帝涅也走了进来,因为这两个人的武功最高,可以制住没有魔化的娜血。

    兰陵缓缓拔出一支剑,就是从魔狱秘境里面得到的那支乌啼剑,曾经厄天大帝的佩剑。能够杀娜血的武器应该微乎其微,但乌啼剑应该可以。

    兰陵在中间的能量壁上又画了一道空间门,魔女王和帝涅走了过去,一人压制住娜血的脑域,一人压制住能量心脏部位。

    兰陵依旧在能量囚牢的这边,中间的能量墙壁只有一个小小的漩涡洞孔,可以让乌啼剑穿过。

    娜血没有反抗,其实她有反抗的能力,哪怕是面对魔女王和帝涅公主,她都有反抗的能力。而且他这个人充满了反抗精神。

    但是,她就算再反抗也脱离不了这个能量囚牢,所谓的反抗看起来会更像是一场闹剧,显得更加失去尊严。而且她也想看看,兰陵最终会不会将剑刺入他的心脏。

    魔女王猛地扯开娜血胸前的鲜血,露出了绝美无双的酥/胸,不管是形状还是色泽,都是无以匹敌的诱人。

    在她雪白的胸脯上,魔女王用之家轻轻画了一个蓝色的圆,确定这里是能量心脏的位置。

    兰陵举起乌啼剑,就要穿过中间的能量墙壁洞孔刺向娜血。

    没有你还有什么遗言之类,也没有最后的劝降。

    外面的帝瞑,笔直地跪在那里,只要娜血一死,他也会自尽,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就在此时,兰陵脑域里面忽然传来了勾骊的声音“主人,议长索魔找您,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告知,与娜血有关!”

    兰陵皱眉。

    索魔知道兰陵可能要处死娜血,从来没有求情过,而且他很少会用私事干扰兰陵。

    稍稍犹豫片刻,兰陵还是放下了乌啼剑,开启一道能量门走出了空间囚牢。

    ……

    “陛下,我仅仅只是有些重要信息要告知您。”索魔道。

    兰陵道:“叔父,请说!”

    索魔道:“您知道,我的父亲因为我有魔族血统,所以将我送到十万大山附近的近人族部落,也就是梭族。族长的女儿和我相爱,成婚,有了孩子,就是狄娜!”

    兰陵点头,这个狄娜指的是娜血。

    魔陀帝国横扫整个北部蛮荒,几乎杀光了所有的近人族,索魔有一次打猎回家,梭族全族都被杀得干干净净,他失去了妻子和女儿。他带领着幸存的几百个孩子逃到南部蛮荒,后来他救下了一个小女孩,收为义女取名为狄娜,意为纪念自己的女儿。

    索魔继续道:“我们的女儿小狄娜,是一个开心果,是一个小天使。每天都在笑,热爱大自然,热爱这个世界的一切生命,她最喜欢的就是跑到树林里,跑到花丛里,去找蝴蝶玩,找蜜蜂玩。每天她和我们都有说不完的话,我简直无法想象她的小脑袋里面究竟装着什么,怎么有那么多的问题,那么多的话。”

    索魔陷入了最最美好的回忆。

    “我的妻子非常忙碌,每天都要处理很多事务,而我则经常要带领武士出去狩猎,所以我妻子没空的时候就委托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平常照看小狄娜,当然她很乖也不需要照看,而且当时的梭族也非常安宁,没有什么危险。”索魔道:“久而久之,照看狄娜的哪个女孩也就渐渐疏忽放心了,而且他还和一个小伙子偷偷谈恋爱了。有一天狄娜和往常一样,在这个大姐姐的陪同下去树林里面玩,看着蚂蚁搬家一动不动。她能够看一整天,照看她的大女孩觉得无聊,而恰巧她的恋人来找她私会。这个十九岁的女孩就跟狄娜说,你乖乖在这里看蚂蚁搬家,姐姐一会儿就回来。于是他就跟着恋人钻到不远处的小树林亲热去了,狄娜一个人在那里看蚂蚁搬家。”

    兰陵听得非常仔细。

    索魔继续道:“那个十九岁的女孩和恋人亲热忘记了时间,足足一个多时辰后才记起来去找狄娜。但是狄娜已经不在原地了,两个人慌忙起来,赶紧在树林里面寻找狄娜,一直找到天黑还没有找到狄娜。二人觉得闯祸,赶紧回到部落里禀告了我的妻子。于是我的岳父发动了上百人在树林里面寻找狄娜,而我恰好也刚刚狩猎回来,听到这个消息后几乎吓得浑身冰凉,也赶紧带着狩猎队,还有我的猎犬去搜寻。”

    “我们找了很久,从天黑找到天亮,然后再又找到天黑,又找到天亮!整整两天两夜过去了,都没有找到狄娜的身影,她仅仅才五岁。虽然这个树林里面很安全,也没有什么凶狠的野兽。但是,她毕竟才五岁。我的妻子已经哭瘫在地上,那个照看她的十九岁女孩也上吊自杀被人救了下来,她的恋人也开始绝食自杀。当时我的真的要绝望了,觉得自己要永远失去我的心肝宝贝女儿了。”

    “我不死心,继续寻找,寻找,寻找……终于在距离梭族三十五里的地方,我发现了一堆血迹,顿时魂飞魄散,赶紧沿着血迹一直找,一直找,结果发现了一个小山洞。在山洞里面,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小狄娜,她的嘴角都是血,浑身也都是血,她的身边还有好几条蛇的尸体,全部是被咬死的。”

    “整整三天三夜,她整整消失了三天三夜。当我找到她的时候,我身边的猎犬都不敢靠近她,要知道这条猎犬是狄娜最好的朋友,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不以为意,抱着她回到了族里,她的妈妈这才活了过来。照看他的那个十九岁女孩,还有她的恋人才活了过来。但是从那之后,狄娜就完全变了。之前的她小嘴唧唧咋咋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仿佛有问不完的问题。但是从那之后她很少开口了,从来不爱说话。我们都以为她受到了惊吓,所以更加心疼她,宝贝她!”

    “当时她才五岁,怎么会走到三十五里之外的山洞去?怎么会咬死这么多蛇?我们都不知道,也不敢问。她经常睡着睡着,就会在梦中哭嚎,我们心都要碎了。而且带她回家的时候,因为她浑身都是血,所以检查她的全身。发现她身上几乎一个伤口都没有,唯有胸口位置有一道很浅很浅的伤痕,几乎看不见了,但是又觉得这个伤口很深很深。”

    兰陵听完之后,问道:“叔父,你跟我说这些往事,是想要告诉我什么?”

    “我不知道……”索魔道:“我当局者迷,我真的不知道,她失踪的那几天几夜我刻骨铭心,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但是当时我的猎犬不敢靠近她,还有她身上的伤口,这些记忆我都有些模糊了,仿佛刻意地想要忘记。然而,这几天我一直都在做梦,而且做的是同一个梦,都是小狄娜消失了,我去把她找了回来,猎犬不敢靠近她,还有她身上的伤口。那些被我记忆模糊的伤口,在梦境中一次比一次清晰,尤其是胸前的伤口,非常非常淡,却又非常之深。”

    很淡,却又很深,这看上去很矛盾。

    兰陵道:“您觉得,您的女儿小狄娜是被人换掉了?还是被人在身体上动过手脚?”

    索魔摇头道:“我不知道,至少在今天之前,我连这个可能性都没有想过。她就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已经找回来了,最关键的是身上的两处胎记都一模一样,还有五岁之前的很多事情,她也都记得。剩下的我和妻子都不愿意想一点点。”

    兰陵非常明白这种感受和想法。

    本来索魔打算把这件事情埋在心里一辈子,就如同当时他得知北边魔陀帝国的娜血公主一样,尽管他内心深处知道这可能是他的女儿狄娜,但是他从来不去说,也不去想。

    因为他害怕一说出来,上天就不眷顾他了,他就失去女儿了。他一直默默地吃苦,默默地奉献,不敢有任何的享福,唯恐上天觉得他不虔诚,不让她的女儿依旧活着。一直到他确定娜血就是狄娜后,他才放心地迎娶索沫继续生儿育女。

    然而,娜血再一次落在兰陵的手里,很有可能被他杀掉。

    那么,索魔不得不面对自己内心更深层次的噩梦,然后告知兰陵。

    “我知道了。”兰陵道。

    ……

    兰陵走了出去,来到帝瞑面前!

    帝瞑一声不说,只是拼命地磕头,磕头!

    “有件事情问你。”兰陵道:“当时你从你的养父,魔陀帝国的帝剎亲王手中救下了娜血?”

    帝瞑是私生子,寄养在帝剎亲王那里,没有任何继承权。

    听了兰陵的话后,帝瞑点了点头。

    兰陵道:“你把当时的情形说清楚。”

    帝瞑道:“当时在梭族部落的城堡里面,到处都是尸体,有很多是小孩的尸体。帝剎亲王一手拿着剑,沾满了鲜血,另外一只手捏着娜血的脖子,她的身上也都是血。”

    兰陵道:“你再回忆一下,娜血身上都是血?”

    帝瞑想了一会儿道:“对,都是血,尤其是胸口那里,都被鲜血染透了,好像……衣服也是破的。还有脖子上,也有很多血。”

    兰陵道:“你再回忆,回忆得更加细致一些?”

    帝瞑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二十几年前的事情,足足好一会儿道:“很奇怪,当时帝剎亲王的旁边还当着两名吸血魔族武士的尸体,我当时没有注意。当时梭族的人应该杀不了这两个吸血魔族武士,唯一的可能性是……帝剎亲王杀的?”

    “对,帝剎亲王杀的,他为什么要杀这两个吸血魔族武士?”兰陵问道。

    帝瞑道:“为了杀人灭口?”

    兰陵道:“为什么杀人灭口?”

    帝瞑道:“因为他们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兰陵道:“他们看到了什么东西?”

    帝瞑道:“当时娜血身上已经有很多血,脖子上,胸口上都有血,而且衣衫还是破的。这些血不是别人身上的,是她自己身上的。情形或许是这样的,当时整个城堡内的人不管大人小孩都被杀光了,娜血也不会例外。而且她应该是被割的脖子,但是她脖子被割开了之后却不会死,反而渐渐愈合了。所以这两个吸血魔族武士非常震惊,叫来了帝剎亲王。帝剎亲王一剑刺穿了娜血的心脏,发现还是不会死。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宝贝,所以杀掉了那两个吸血魔族武士进行灭口。而当时我进入之后,见到帝剎亲王一手拿着剑,一手捏着娜血的脖子,以为帝剎亲王要杀娜血。所以向他求情,而帝剎亲王就顺水推舟同意了。我当时还很奇怪,我在帝剎亲王面前没有什么分量的,他为何会答应我的要求?”

    兰陵道:“而且,他后来还收娜血为义女,其实是看中了她的血脉天赋。”

    如今,几乎真相大白了!

    ……

    兰陵再一次回到空间囚牢。

    仔细地看着娜血的身体,没有一处伤痕,唯独美不胜收的酥/胸上有一道非常非常浅的伤痕,几乎发现不了。但是这个伤口应该很深,直接通往心脏内部。

    娜血冷冷地盯着兰陵,等着他的剑再一次刺穿自己的心脏。

    撤掉中间的能量墙,兰陵直接走到娜血的面前。

    “你不是狄娜,不是索魔的亲生女儿。当然或许很长时间内,你都不知道这一点,因为你脑子里面有狄娜五岁之前的一些记忆。”兰陵道。

    娜血娇躯一颤,面色猛地苍白。

    兰陵用手指轻轻点着她酥/胸上的这道浅浅艳丽的伤痕道:“你的心脏,曾经被两次刺穿过。第一次,被你的亲生母亲水红勺刺穿,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然后你的身体就被冰封起来,被神龙圣殿拿去做实验了。一直到二十几年前,神龙圣殿用你和索魔的女儿小狄娜做了交换。第二次,魔陀帝国的帝剎亲王用剑刺穿你的心脏,当时你不到七岁。”

    此时,娜血的目光充满了血色,目中充满还有无边的痛苦,喉咙底下发出一阵阵嘶吼。

    她再一次开始魔化,背后的翅膀再一次裂背而出。

    “现在,我要第三次刺穿你的心脏了!”兰陵的手指缓缓刺穿了娜血酥/胸上的那道伤痕,朝着她的心脏刺入进去。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啊!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