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五:兰丝丝揭露惊天真相!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34:15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兰丝丝变得很美!

    仿佛直接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直接晋升到了魔女王一样魅力惊人。

    但是,兰陵注意的是她怀里的兰索宝宝,她的动作真是好快啊。紧接着,兰陵见到狄娜不远处的宫殿冲了出来,作为母亲她已经感受到危险了。

    兰陵抬起手,阻止了狄娜的接近,然后朝兰丝丝道:“杜书死了,因为她和你同族,所以我想要过来问一声。结果镜子魔王忽然发现你这边出现了剧烈的能量波动,使得它的保护缺损了一块,我立刻赶过来了。”

    “进来说话吧!”兰丝丝道,然后她抱着兰索宝宝走了进去。

    狄娜忽然喊道:“夫君,我去吧。”

    兰陵摆了摆手,然后跟着走进了丝苑。

    ……

    丝苑内所有的侍女都退了出来,就只剩下兰丝丝,兰陵,兰索三人。

    “乖,姨姨这里的点心好吃吗?”兰丝丝抱着兰索,喂他吃东西。

    “好吃……”兰索甜甜一笑。

    “那你亲姨姨一下。”兰丝丝道。

    兰索宝宝撅起小嘴,在兰丝丝的绝美无双的脸蛋上亲吻了一口,留下了树莓的红色汁液。

    这种树莓不是炎魔城的产物,是几百里外森林摘来的。

    亲完之后,兰索睁大眼睛好奇地望着兰丝丝,显然很好奇眼前这个人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狄娜,阿狸,兰丝丝三人的关系是非常亲密的,平时三个女人经常在一起带着兰索宝宝。

    所以兰索现在觉得奇怪,这个女人是兰丝丝阿姨,但是又好像变漂亮了很多。

    “这是我酿的酒,用一种非常非常特殊的果子,大概两三千斤果子才能酿一斤酒。”兰丝丝拿出了一瓶酒,蓝色的,晶莹剔透。

    “因为,我只取里面的籽液,非常的珍贵稀有,本来火候不到的。”兰丝丝道:“应该再过半个月才好喝。”

    她给兰陵倒了一杯,然后递了过来。

    兰陵接过,没有丝毫犹豫,一口饮下。

    哇!

    真的是很怪很怪的味道,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喝下之后,兰陵一下子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为了不暴露娜血,他是不能主动提出双面人的。他要表现出的是怀疑,而不是确定。

    按照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杜书之死引起他的怀疑,接着兰丝丝的蜕变引发他进一步怀疑。

    但是,兰丝丝可以有一百种言语狡辩。因为没有双面人这个代号,就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就是内奸。

    比如,她是魔龙一族,而历代魔帝对魔龙一族发布了追杀令,所以她不得不藏匿实力。而如今,她觉得用真面目见兰陵了。

    总之,兰陵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兰丝丝是内奸。

    “我就是你一直找的那个内奸。”兰丝丝直截了当道。

    兰陵身躯微微一颤,非常之震惊。

    他的表现不完全是作伪,因为他没有想到,兰丝丝直截了当地承认了。

    “青青,也就是我的分身,她一直都说你没有任何证据认定我是那个内奸,所以我根本不需要自我暴露,这句话何其幼稚?”兰丝丝道:“你一直说的一个词,那就是莫须有。那就是只要你怀疑了,那有没有证据就无所谓了。只要你怀疑了,我立刻就失去了所有的信任,那么这个内奸也做不下去了,所以直接揭露了面目。”

    兰陵震惊一会儿后,主动站起身来,给自己倒了一杯那种蓝色的酒,然后又一口喝下,露出非常复杂怪异的脸色,这酒的味道实在太怪了。

    “我们魔龙一族刚生下来都是蛇,我是一条双头蛇,青青负责武力,我负责智慧,尽管她的修为超过我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但是她永远都听我的,当然事实上我们是一个人,只不过有两张面孔。”兰丝丝道,然后她捂住了兰索宝宝的眼睛。

    接着,兰丝丝的面孔开始变幻,变成了青青的面孔。

    依旧美丽妖娆,甚至是无比之妖娆,眼眸充满了**裸的挑逗,还有一丝狠毒,天真,无暇。

    就这样,蝰双双两张面孔不断地变幻,最后又回归到兰丝丝的面孔。

    “你说过青青被康斯坦丁睡过,是真是假?”兰陵问道。

    兰丝丝一愕,然后捂住小嘴,娇媚一笑道:“你们男人,关心的都是这些东西吗?怎么可能?康斯坦丁那种人怎么配染指我们,我和青青是感同身受的,我们随便用一点精神术就可以搞定康斯坦丁那种低劣生物了。”

    兰陵道:“你们的修为强到这个地步,能够躲避镜子魔王的监控?”

    兰丝丝摇头道:“当然不是,青青一直都在外面行动。我和她是一体的,我们是一个人。所以她听到的,看到了,感受到,我也能够感受到。同样,我感受到的,听到的,看到的她也能够感受。我和青青之间的交流完全靠心灵,没有任何精神波动。而青青远在镜子魔王的精神能量罩之外,所以当然不会被发现。”

    兰陵道:“还有一个疑惑,我现在都百思不得其解。我伪造阿史罗的密信,当天晚上除了我和阿史离人之外没有任何人看到。我藏密信的那个密室,没有任何人进出,甚至没有任何能量和精神力靠近,你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窃取那封密信的?”

    兰丝丝道:“兰陵陛下,你极度的聪明,尤其空间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打算用空间术囚禁我吧。大概是和我谈谈心,然后带着我去某个你早就制造好的空间囚牢,将我永恒囚禁在里面。”

    “呃……”兰陵尴尬了。

    “关于我如何窃取那封密信的?”兰丝丝道:“你应该知道一个细节,索魔生日宴会的那天晚上,你们离开之后,是我们三个人留下来负责收拾餐厅的。我,狄娜,阿狸,因为我们是你妻子中最为弱小的,无法帮你独当一面,所以就要贤惠照顾你的生活。沙言公主和尹姬都自视过高,不愿意做这种事情。”

    “然后呢?”兰陵问道。

    “你伪造的阿史罗密信中,为了逼真,在里面渗透进入了冥界的黑暗力量,让我更加相信这是地狱骑士阿史罗的亲笔。”兰丝丝道:“陛下,你掌握许多种能量,但是对这些能量却不太了解。比如冥界的力量,它其实是不容于现实位面的。当你在密信中用冥界力量写字的时候,它就会在空气中流下非常特殊的能量印记,久久不会散去!”

    “我给你做一个实验!”兰丝丝道。

    她拿出了一支笔,然后拿出了一个盒子,毛笔蘸墨。

    “这魔水里面就有冥界的力量,是我从骷髅军团的一个俘虏提炼出来的,就是鬼王帝国的哪个骷髅军团,当时我向从它们那里得到鬼王的下落,不过没有问出什么,它们知道得比我还要少,所以我就将它们炼化了。”兰丝丝道:“当然,这股冥界的力量远远不如您在阿史罗密信伪造得那么高级,但毕竟也是冥界力量,独立于我们这个世界的。”

    接着,兰丝丝在纸上写下几个字:索伦漂流记!

    写完之后,她把这张纸摊开在空气中,放着好几分钟。

    “这个过程中,这些字里面的冥界力量会蔓延到空气之中。”兰丝丝道:“当然,我们是根本看不到的,除非你长着一双鬼魂的眼睛。”

    三分钟后,兰丝丝把这张纸烧成了灰烬了。

    “宝宝,闭上眼睛!”兰丝丝道。

    兰索宝宝非常乖巧地捂上了双眼。

    兰丝丝玉手一挥。

    顿时,整个房间猛地一暗,没有任何光线。

    接着,兰丝丝柔软芳香的娇躯出现在兰陵的伸手,冰凉的玉手轻轻放在兰陵的眼睛上,道:“我借你一双短暂的冥界之眼吧!”

    他的玉手从兰陵眼球划过,一股神秘诡异的能量渗透进入兰陵的眼睛里面。

    顿时间……

    兰陵的视野完全变了!

    原本空无一物的房间空气内,漂浮这五个字。

    索伦漂流记!

    绿光闪闪,如同鬼火一般。

    “当然,你当时将阿史罗密信展开的时间非常非常短,所以冥界黑暗能量蔓延到空气中也非常之少。所以特殊的能量印记非常非常少,我收集之后,根本无法组合,需要借助青青的力量。但是那样会有一点点暴露的风险,所以我询问过神龙圣殿,是不是要窃取这封密信,结果神龙圣殿的命令是确定,所以我冒险将你密信蔓延在餐厅的黑暗冥界力量收集起来,然后交给青青去重组,最终得到了密信的内容。”

    兰陵长长呼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

    这听上去玄而又玄,但是原理却很简单。

    就如同一个人用鲜血在墙壁上写字,然后用水擦洗干净,表面上这些字迹已经不存在了。但是用紫外线灯一照,这些消失的字迹就会泛出荧光。

    兰丝丝对能量学的掌握非常逆天,甚至凝聚出了冥界之眼。

    这还真是知识境界的碾压啊,这年头没有知识都成不了间谍。

    ……

    “索伦漂流记,这是什么意思?”兰陵问道:“还有,你潜伏到我的身边是巧合,还是必然?”

    “当然是必然,我的使命就是潜伏在你的身边。”兰丝丝道。

    兰陵道:“我当时已经被卮妍杀了,神龙圣殿如何知道我会复活,南部蛮荒这么大,神龙圣殿如何知道我会漂流到奇美拉部落登陆?这不可能,这也不合理。”

    整个房间依旧一片黑暗,兰丝丝冰冷的玉手其实划过兰陵的面孔和脖子,笑道:“当然不是巧合,我提前几年就来到奇美拉部落了,就是为了等你来。所以你来奇美拉部落,也根本不是巧合啊。”

    稍稍犹豫了片刻,兰丝丝道:“其实你被卮妍杀了烧成焦炭之后,沿着海面一直南下漂流。但绝对不是你一个人在漂流,是青青在陪伴着你漂流,是她亲眼看着你如何复活的,是她保护着你焦黑的尸体不被某个大鱼吞到肚子里面带到别处去。是她规划你的漂流路线,所以你会朝哪里漂流,会在哪里登陆,都不是偶然!”

    这话一出,顿时兰陵脑子猛地一阵轰然!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