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索汗衣丑态毕露!

作者:沉默的糕点书名:灭世魔帝更新时间:2017-05-29 08:28:31字数:3644

本站域名 http://www.xiaolai.net (灭世魔帝)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两更九千字,相当于别人四更。拜求月票,拜求自动订阅,拜托了。

    ……

    前有大江阻隔,后有上万追兵,已至绝境。

    道路两边,尽是茂密森林,也无路可走。

    身后几里之处,一万多叛军以半圆阵形,不断收拢,渐渐缩小包围圈。

    索伦命令弃马,下令所有家族武士,上凌江峰。

    半个时辰后,便来到了海拔几百米高的山顶。

    从山顶往下,黑黑压压一万多叛军,已经来到山下,将整个凌江峰包围得水泄不通,插翅难飞。

    索牧等家族武士,绝望地站在山顶,充满悲愤地望着山下的叛军。

    上山之前,索牧就提出绝对不能上山,逃到山顶仿佛能够逃得一时,其实更加让自己陷入绝境。

    应该做的是上百人凝聚成一支剑,朝着一个点突破冲杀出去,然后去天水城和索汗衣大人汇合。

    但索伦拒绝来他的谏言,依旧是那句话,不理解可以,但服从命令。假如不愿意服从,那可以离去,可以向叛军投降。

    于是,索牧等人内心充满绝望,跟着索伦来到了山顶。

    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等人陷入了绝境,他此时心中只有一句话,一将无能,累死千军。

    甚至在他们心中,此时的索伦,还不如之前纨绔败家子的模样。

    当时的索伦只顾玩女人败家,起码不会不懂装懂,起码不会瞎指挥。在毕业大考中的出色表现,让他充满了无知的自信。

    现在的索伦,虽然振作了,却将他们带入绝境,将整个家族带入绝境。

    ……

    这山顶什么都没有,没有水,甚至连树木都几乎没有,大部分都是****在外面的岩石。

    下面的一万多叛军。已经开始布阵,开始砍树,构建简单的栅栏。

    巨大的强弩,开始布置在各个阵地上。士兵们。开始擦拭宝剑,随时准备攻山。

    “主人,现在山下叛军阵形未稳,趁机杀下去,还有半线生机。我们还可以护着您逃出去。”索牧上前道。

    索伦摇头道“不行。”

    索牧忍不住大声道“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等。”索伦道。

    “等,等什么?”索牧道“等死吗?”

    索伦道“等索汗衣来。”

    索牧此时真的很想气极反笑,眼前这个主君,之前因为私怨而不愿意去和索汗衣大人汇合,现在却又想着让索汗衣大人来相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主人,索汗衣大人不会来的。”索牧道“没有人来救我们,没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

    索伦道“谁说,索汗衣是来救我们的?他是来杀我们的。”

    索牧声音拔高道“不可能。主人你可以不喜欢索汗衣大人。但不能怀疑和玷污他的忠诚,这十年来,他忠心耿耿,为索氏家族流了多少血,流了多少汗?您说这样的话,不但寒了他的心,也寒了我们的心。”

    索伦道“我不与你们争辩,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索牧直接转身离去,他害怕再待下去他会破口大骂。虽然索伦是主君,但是说出这样的话也太没有良心了。

    如果不是因为索汗衣大人。天水城早就没有了,你索伦之前还能安稳地在王城败家祸害?

    如今,你索伦不但不感恩,反而还污蔑索汗衣大人。让人完全无法容忍。

    索伦深深吸一口气,尽管他知道索汗衣在天水城将士心目中地位很高,但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之高。这些将士完全将他当成救星,当成擎天玉柱。

    如果让这些将士在他和索汗衣中选择一个,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索汗衣。

    眼前这些人,还是一直呆在王城的家族武士。那天水城的那些将士。只怕更是将索汗衣当成神灵一般吧。

    “所有索氏家族武士,开始集结。”索牧大声下令道。

    顿时,上百名家族武士,开始整齐列队。

    索伦面色一变,道“索牧,你做什么?”

    索牧道“主人,在您的心中,连索汗衣大人的忠诚都要怀疑。那我们的忠诚,更加就不值一提了,现在我们就用鲜血来证明我们的名誉。兄弟们,杀下去,和敌人同归于尽,用鲜血来证明我们的武士荣耀。”

    “杀,杀,杀……”顿时,上百名家族武士,整齐拔出大剑。

    索伦道“我从未怀疑过你们的忠诚。”

    索牧道“您怀疑索汗衣大人,那就是怀疑我们。在场的弟兄们,你们哪位是索汗衣手把手带出来的?”

    “我,我,我……”

    顿时,在场家族武士,纷纷举起手。

    索牧道“索汗衣大人虽然是索氏的义子,但其实就是家族武士的首领。我们在场每一个人,都是他亲手带出来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受过他的恩泽。您怀疑他的忠诚,那就是怀疑我们的忠诚。现在,我们就用死亡,来洗刷您带给索汗衣大人的侮辱。”

    听到索伦竟然怀疑索汗衣的忠诚,在场家族武士顿时彻底色变。

    索汗衣不仅仅是他们的首领,他们的偶像,更是他们眼中的定海神针。

    之前,索伦坚决不带着他们去和索汗衣汇合,已经让他们非常不解了。此时,索伦竟然污蔑索汗衣不忠,这完全让他们愤怒。

    这,这是狼心狗肺吗?索汗衣大人为索氏出生入死,如今受刺重伤,生死未卜。而索伦非但不感激,反而因为妒忌而去污蔑他?

    这样的主君,狼心狗肺,狼心狗肺!这样的主君,不要也罢。

    索牧拔出巨剑道“主人,您若怕死,等下可以投降,我们就要去送死了。如果可以,我希望您可以向索汗衣大人说一声抱歉。”

    “杀……”说罢,索牧一人当先。率领上百名家族武士,直接冲杀下去。

    索伦拔剑,猛地砍断身边的一棵小树,吼道“停!”

    但是。索牧依旧率领家族武士,疯狂冲下去,在悲愤中要和敌军同归于尽。

    而下面的叛军,发现了山顶的情形,立刻整齐列队。上千名弓箭手,弓弩手,全部弯弓搭箭。

    这上百人冲下去,只需要一个齐射,就可以杀得干干净净。

    索宁冰猛地拔剑,横在自己的脖子上,大声道“你们停下来,否则我就死在你们面前。”

    家族武士们一贯来爱戴索宁冰,见到她竟然横剑在颈,立刻停了下。

    索牧赶紧跪下道“小姐万万不可如此。若让老主人知道我们逼死小姐,我们万死莫辞。”

    索宁冰道“我知道你们爱戴索汗衣大人,我也信任他,我也爱戴他,我也不相信他会背叛。”

    索牧叩首道“小姐,如今我们已经面临绝境。主君毕竟是主君,我们不能有任何责怪。他之前不与索汗衣大人汇合,我们不责怪。他将我们带到如此绝境,我们也不责怪。但是,现在我们宁愿站着生。不愿意跪着死。我们愿意一死,来洗刷索汗衣大人的清白,这总可以吧。”

    索宁冰美眸望向索伦道“我话还没有说完,我完全信任索汗衣大人。甚至超过信任我自己。但是……我更相信索伦,他不但是我的弟弟,更是我的主君。我毫无保留地信赖他,我对他的信任,超过任何人。所以,请你们给他一个机会。”

    索伦来到索宁冰面前。拿下他手中的剑,望着索牧,还有所有的家族武士。

    “你们现在不信任我,可以理解,因为我之前的表现,并不值得你们信任。”索伦走到索牧面前,道“索牧,你刚才的行为,近乎于反叛。”

    索牧双手奉剑道“您觉得我反叛,那您就斩下我的这颗头颅,看我的血是不是红的?”

    “我说过,你现在不信任我,可以理解。”索伦道“但是,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索伦接过索牧手中的大剑,然后又放回到他的手中,缓缓道“索牧,很快就有结果了,你嘴里的索汗衣大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届时,如果我污蔑了他,你就砍下我这颗头颅。”

    “如果你们还是索氏家族的武士,那就服从我的命令,接下来没有时间伤风悲秋了。”索伦道“我还要带着你们突围,带着你们逃出生天,前往临海城,所以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完全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

    现在还说要逃出生天这种话?是昏头了吗?

    如此绝境之下,一百人,被一万多人团团包围在孤山顶上,完全插翅难飞,就算神仙,也救不了了。

    现在,眼前这个主人竟然说要逃出生天,这是在说梦话吗?

    索伦没有理会,而是闭上眼睛感觉此时山顶上的风,然后在内心计算。

    这里靠近大海不远,又是几百米的山顶,时时有风。

    而且,此时是夏末,所以风一直都是从南往北吹。

    索伦预测,此时风力大概是五级,不到六级,风度大概十二三米每秒。这风力不算大,但已经完全足够了。

    这座山的高度,大概是海拔六百米,而怒江的宽度,大概是一百二十米。

    够了,足够了!索伦在王城,计算过很多次,也去过高山顶上感受风速,这比他想象中的情形还要好一些。

    “所有人,背上包裹,等待我的命令。”索伦大声喝道。

    ……

    半个时辰后。

    浑身笼罩在黑色铠甲中的索汗衣,还有穿着黑裙,带着黄金面具的卮宁郡主,骑着骏马,进入叛军大阵中。

    努尔丹疑惑地望着浑身黑甲的索汗衣,却不知道他是谁,只以为此人是卮宁郡主的贴身保镖。

    “大人,索伦等人,已经被团团包围在山顶,插翅南飞。”努尔丹上前道。

    卮宁点了点头,朝索汗衣道“该你表演的时候了。”

    索汗衣殿了点头,握紧手中的大剑。

    卮宁郡主玉手一挥,顿时她带来的几百名精锐黑甲武士,全部出列。

    他们每个人的着装。都和索汗衣一样。

    “上去,杀光上面每一个人,索宁冰除外。”卮宁冷冷下令道。

    顿时,在索汗衣的率领下。几百名黑甲武士,拔出大剑,冲向山顶。

    卮宁在李竹的保护下,也跟着上山,因为他想要看到索伦死时的样子。

    砰。砰,砰!

    与此同时,叛军大营中,敲响了战鼓。

    ……

    “他们杀上来了。”山腰上,几名斥候见到几百名黑甲武士攻山后,立刻冲向山顶汇报。

    “所有武士,准备战斗。”索牧猛地拔出巨剑。

    上百名家族武士,全部拔出巨剑,准备迎战。

    索伦站在山顶,往下眺望。

    山下几百名黑甲武士。排成进攻队形,一步一步上山,阵形丝毫不乱。几百人浑然一体。

    每一个人,都穿着黑甲,带着黑色竹面具,看不清楚面孔。

    唯一能够认出来的,只有卮宁郡主一人,因为她穿着黑色的裙子。

    距离山顶还有一百多米,卮宁郡主一挥手,所有人全部停下。

    索牧冷道“主君。你说的索汗衣大人呢?在哪里?难道你要将下面带着面具的人随便指一个说是索汗衣大人吗?”

    索伦望着下面黑甲武士,大声道“卮宁郡主,别来无恙啊。”

    卮宁冷笑道“别来无恙啊,我们又见面了。只不过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吧。索伦,这次你已经插翅难飞,必死无疑。”

    索伦道“是啊,如今我已身处绝境,死路一条。那么在临死之前,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妄想……”卮宁道“我现在。只想着看你痛苦地死去,好解我心头之恨。”

    索伦道“卮宁,我曾如此爱你,难道连我死前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吗?”

    卮宁措不及防听到这句话,心中顿时猛地一颤,顿时心思大乱。

    索伦充满深情道“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就算死,也要做一个明白鬼。我想要知道,是不是我最信赖的兄长杀了我,能不能让你身边的那个人,揭掉脸上的面具?”

    这话一出,卮宁身边的索汗衣猛地一颤。这,这万万不行,他若揭下面具,让索宁冰见到了。

    那,那自己怎么可能娶她?她定要恨自己入骨了。

    卮宁深深吸一口气,沉思片刻,然后朝边上的索汗衣道“揭开面具。”

    “不可以,我若揭开面具,就彻底身败名裂。”索汗衣颤声道。

    “怕什么?现在身边都是我的人,大不了你将山顶上的人全部杀光。到时候,你依旧是索氏的救星。”卮宁道。

    “那,那索宁冰呢?我还要娶她的,不娶她就不能名正言顺成为天水城主。”索汗衣道。

    “那简单,将她打成废人便可以了。”卮宁道“活死人,也可以嫁人的,就是失去任何神智,也说不出任何秘密了。”

    索汗衣心脏一纠,索宁冰是他最爱的女人。将她打成废人?变成一个活死人?

    他,他真的不舍得。

    卮宁道“你已经别无选择了。”

    “为什么要这样,就因为索伦这个混蛋的要求吗?”索汗衣压着喉咙嘶吼道。

    “不,我觉得你揭开面具,事情会更有趣。”卮宁道。

    见到索汗衣不动,卮宁冷道“立刻照办,然后将山顶上所有人全部杀光,将索宁冰打成废人,反正留着她的花容玉貌,留着她的如玉娇躯供着你享用就是了。”

    索汗衣大口喘息着,胸口不断起伏。

    而此时,山顶上,索宁冰,夜惊羽,索牧,还有所有家族武士,全部盯着他一动不动。

    “啊,啊……”索汗衣一声怒吼,然后猛地揭开了面具,露出了他英武的面孔。

    瞬间,如同雷霆击打在山上。

    索宁冰,索牧,所有家族武士,都如同被雷劈了一般,不敢置信望着索汗衣的面孔。

    他的偶像,真的,真的叛变了,真的堕落了!(。)
网站地图导航: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本站承诺永久不放弹窗广告。
Copyright ©2017 灭世魔帝 http://www.xiaola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回到顶部